第一章 再看

我们再看下一段,this kind of thinking is called reflected because it takes life as its object, 这一句当中的冯友兰先生来定义了什么叫做反思,你可以看到,冯先生经过这个西方的哲学训练以后,它的完整的这本书的写作的架构,是用西方哲学的架构来写的,但是它的内容。第一章 再看

实际充盈着他对自己祖国的这样的文明或者是哲学历程的这种热爱,但是呢,是嵌套在西方的这个写作架构里的,所以一开始它下的定义是什么叫做哲学哲学是系统的反思,对于生活对于生活的系统的反思,那么首先他要讨论的就是什么是反思,啊,this kind of thinking is called reflected,because it takes like. As its object因为如果这么去做了,我们就把这个生活当成了我们思考的一个课题,生活不再是一个主体的,不再是一个subject,而变成了一个object,变成了一个课题,哲学当中这个object这个概念很重要,什么是课题呢?在你的主体之外的都叫做课题。

你说那老师你这个很玄乎啊,来我们一起做这样的一个感觉啊,看看你能不能跟我一起想到我们用佛家的思维来考虑问题。

可能看到我的行为低头只能看到自己的胸,是吧? 他见到讨厌的事,讨厌的人也一定会发怒,但是他比我们牛的一点在于他在愤怒的时候突然有个声音说爱,你现在好像在生气哦,来你看看你自己为什么生气啊?你发现他对情绪的整个的控制力比我们要强多了,因为我们一生气的时候脑袋里只想一件事情,我要弄死他,对吧?我不管语言上的,还是肢体上的,我要弄死他啊,我今天不能君子报仇,10年不晚我弄死你。

这个就是哲学的形而上学问题。

Theory of life, the theory of the universe, that theory of knowledge emerge from this type of thinking, 对于这样的思考,他能带来些什么?冯先生接着往下说,啊,说这样的思考呢,其实就是生命的原理,宇宙的原理以及于对知识的原理都是emotion,都是从这个当中出现的from this type of thinking,只有反思了我们才能形成什么呢才能行。第一章 再看

理论才能形成theory,而在这里冯先生呢,又把理论分成了三件东西,我们有的时候经常讲哲学家的分类比我们一般人为什么分类要要牛,就是在于它分完类了以后他能达到一个叫做Messi,什么叫messy呢?叫做mutual exclusive,几个元素之间是互斥的,他不会交集,第2个呢叫connectivity in clusive全部加在一起呢。第一章 再看

东西都包含了,这个东西叫Messi mecIse,所以这个冯先生他特别狠啊,他分的是哪三个呢?第1个生命第2个生命的背景,生命存在的这种环境宇宙,以及我们对这些事情的认知啊,形成了一个东西叫做知识,我们有的时候把它对应成中文,你可以看到那the the theory of life,我们可以把它分成叫做大道。

大道大道路的大道,the theory of the universe我们可以翻成叫本源,the theory of the knowledge当然还叫知识啊,或者叫见地都可以。

Full of sound and forest signal, nothing, 这生活呢其实就是一个愚人讲的故事,这个故事当中呢,充满着各种的喧嚣与躁动,而且呢,它的意味啊,也是虚空的。

这个冯先生在这里也借用了这样一个点,啊,世界啊,生活就是这样的在宇宙的这个布景之下上演的舞台剧啊,这个drama在这里体现得出来。知识啊,思考自身就是一个知识,这个是认知论,认知论的很重要的,这个学派的一个,应该来讲一个很重要的理论贡献啊,比如说迪卡,比如说斯宾诺莎他们在谈论的问题就是你在思考这个思考自身很重要,所以你看这个是什么这种怀疑主义啊,笛卡尔创立的整个的这个怀疑的整个的这样的一个现代。 哲学的起点,他就讲了叫I think therefore I am,我唯一存在的这个证明是什么呢?是因为我在思考,那我这个思考的这个东西,是不能够被质疑的,它是一种知识的体系,那么现在哲学再打开当然之后的哲学就在质疑说你是不是你思考就是一定是一个固有的前提,这个前提能不能被挑战啊,就是这样的不断的演化哲学在思考,所以。 思考下去,如果没有正确的答案,你估计就吃不了饭了,那就得饿死是吧?所以有的时候我们经常讲啊,叫做没有反思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但是一直反思的生活是过不下去的,哲学在你这里发生事需要你能够抽离出来观察你自己行为背后的一个理性,而并不是那么严格意义上的。 是真正的力量来自于哪里?来自于实践,来自于人际伦理,我们没有讨论那么多所谓的形而上这个meta physics的问题,但是你看我们中国人不是活的很好吗?而且我们这样的合成性思维而非分析型思维,让我们中国的文化的这个力量,实际非常的强大,而且面对现在很多西方重分析哲学造成的。很多的问题,我们实际上能提供很多很有意思的解决方法的。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