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导读 随顺 合乐

上一讲我们开始学习,维摩诘经的第2瓶,这一瓶,鸠摩罗什大师把它翻译为方便品。

这句是出现了。《维摩诘经》导读 随顺 合乐

他宣说护持佛陀的正法,以此来摄受,老年人,中年人,青年人,这种种年龄段的众生,随顺世间的一切众生。《维摩诘经》导读 随顺 合乐

携偶就是世俗言语。

什么这句诗,从事种种的世俗的事物,比如说他做生意,水货树立不以喜悦,他做这些世俗的事务获利了,有了利润了,但是他并不以此感到喜悦。《维摩诘经》导读 随顺 合乐

街头闹市,走在大街上,但他的目的是利益众生。

目的是救护一切众生。

入住学堂又开同盟学堂就是学校,维摩诘居士也去学校,目的就是引导的孩子们能够开启他的智慧。《维摩诘经》导读 随顺 合乐

就是红灯区。《维摩诘经》导读 随顺 合乐

维摩诘居士,也去红灯区,但目的是要显示过度的淫欲的害处。《维摩诘经》导读 随顺 合乐

但是世俗的人到了酒馆喝酒之后,就丧失了自己的理智,但是为目的就是去酒馆,恰恰是能够确立自己的那种正面政治不会乱气质。长者中尊,为说胜法。 他是受到富商们的尊敬的,因此呢,他就给这些长者们给这些,祝好梦,蒋胜法圣法在这里指的就是大乘佛法。安卓,大家注意这里出现的居室,不是我们现在汉传佛教,大家认为的受三皈依的在家佛教徒这个局势,那么佛经里这里出现的居士,它的梵文是great body,往往翻译成家主,那什么是家族呢?那么我们就。我把这个词跟前面的长者对比,长者是富豪,那么这个家族啊,如果用我们现代语言来翻译的话来解释的话,就是中产阶级比富豪的财富要低,中产阶级。 那么维摩诘居士给这些中产者讲什么呢?要断气安卓,你想中产阶级看着那些富豪,他自己也想当富豪,每天在这里拼搏挣钱,那么规模聚聚时给他们讲,适可而止,不要过分的贪。沙砾中尊交易人数夏利是什么?查得了这个词的音译,一翻一座沙地里,杀得了这个词是印度的种姓制度当中,4个主要的种姓当中排在第二的重型刹帝利。这个刹帝利种姓,包含的主要是军政阶层,也就是那些国王将军,都属于刹帝利阶层,咱们知道释迦牟尼佛的父亲是一个小国国王,因此释迦摩尼家族,其实就是属于刹帝利家族。 一些沙地当中,受到了这些刹帝利们的尊重,而维摩诘居士呢,给这些沙地讲忍辱,为什么?因为你想国王将军,都是手中握有权力的人,那么别人对他们稍有冒犯,他们往往都是不能容忍的,那么维摩诘居士要教育他们,要学会。若在波罗门,波罗门中尊,除其我慢。的祭祀活动,他们并不去参与之间的社会生产劳动,是靠着其他种姓的人们的供养生存。 他就给这些菠萝蜜奖,要消除心中的慢性。A, 维摩诘居士,教会这些大臣们要依法去扶坐,国网从事政治事务。维摩诘居士,在王子当中当然,一定受到王子们的尊敬,那么文物局是给这些王子们讲忠孝,鸠摩罗什大师亦作忠孝。玄奘大师也译作忠孝,但是中校,这样的文化是典型的中国文化。 印度文化里其实没有重肖,那么我们对照现存的维摩诘经的梵文原本,其实这句话是以忠孝这个忠孝,现在梵文原本的意思是让这些王子摒弃对宫廷的享受和对王权的探求,是这个意思。那么我想这就是鸠摩罗什大师,玄奘大师,在翻译佛教经典的时候,谁说我们中国文化,那么他们把他翻成中校。郑功宇,内功就是国王的后宫,那么在后宫当中当然维摩诘居士也受到了后宫当中的王菲的尊重。 遍的经文。就告诉他们怎么样的,积攒自己的福德。尊敬那么我们聚聚时就给这些饭店们教会殊胜的智慧。 受到了天神们的尊重。自己所信奉的那个神。你也是会死的。 那么维摩诘居士,在这些护士天王当中受到尊敬,而维摩诘居士给这些护士的天王,你们要如何的努力的护持天下众生。维摩诘居士,就是以上边所讲的这么这么多的方便,在度化众生。其特别的方便。 所以维摩诘居士,总是在病中。由于他生病的缘故,所以大臣,国王,长者,居士,博罗门等等等等,很多很多的人都要到他那里去看望他,问候他。让他那么维摩诘居士,就是就是以自己这个身体生病,是现在这件事,来给这些探望他的人,讲说佛陀的教法。 看下面经文,诸人者,指的是那些来看望他的尊贵的人们。鼓励午间速朽之法,不可信也。不可信赖的。 明智者所不厚,各位尊贵的客人呢,就是我们的这个肉身,那种有智慧的人,他们不吃,依赖这个肉身的,不会对这个肉身有所依赖的,接着往下看经文,趋势。是怎么形容我们这个肉身的硕士生呢如畜牧,不可捉摸,剧目就是具体的那个泡沫,说你看根本没办法,或没抓也抓不着,捏也捏不着。说这个身体,除了像刚才说的聚集的泡沫还像水上起的那些个气泡,他根本不能够长久的在那里存在。 这个阳炎是什么呢?就是那些焦渴的路就是想喝水的鹿,他把远处的阳光误以为是水,他就是追呀,追呀追呀,直到把自己追死,也见不到水。这个杨艳,从渴爱生,就是从我们的那些个贪欲烦恼而产生是身如芭蕉,中午又见这个芭蕉的感,外面看着挺强壮,其实里边是空空的,说这个身体看着好像还挺是个样子。其实里边是空空的。 的家乡是身如影,只像个影像,从业缘现,只是从我们往西中生相死相许的,多生累劫的那个。是回音,说身体不过就像我们在山里边喊一声,对面有个回忆来了一样,不过就是一个种种的因缘假合的一个暂时的题,是身如浮云哪,诗人便秘,说这个身体就像天上的浮云,一转脸就没了,是深入。叶念念不住,这个店指的是天上的闪电,这个闪电,一个念头的时间都不能够停驻在那里,其实对照范文这个念念,就是删了,我们往往把它翻译成莎娜,萨那就是印度人认为一个极端。 但极短极短的时间单位说我们的身体就像闪电一样的一霎那,他都不能停留在那里呀。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