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春:那些年,分众传媒也曾迷失方向

总裁5分钟有用友道友事件,大家好,我是朱亮。

所以今天想问问江总,在分众传媒发展历程中最为惨痛的一条教训是什么?我认为分众10个10来年当中最惨痛的教训就是有一段时间分就是根据资本市场的方向走,特别是20206 07年我觉得分众当时已经是纳斯达克中国概念股中的一些龙头公司。江南春:那些年,分众传媒也曾迷失方向

这所以很多全球的资本大佬经常会访问他们都会提到的一个观点,值得尊重的模式,非常好很创新,已经是中国最大的生活空间媒体,但是他说你的q空间做完了怎么办呢?你从10年20年角度去想,他互联网无线互联网是是一种数字化的,媒体是无限的,而你们空间化媒体总有做完的一天。江南春:那些年,分众传媒也曾迷失方向

以他们的观点是觉得这个分众为什么p就是25倍,而当时比如说百度的皮可能是100倍,所以他从这个角度认为就是说从空间性问题不如互联网化的媒体,这个这个来的想象空间更大,所以这个时候对这个这些资本大佬的看法,资本市场的看法影响了我们的这个前进的方向。江南春:那些年,分众传媒也曾迷失方向

我觉得我当时就把自己公司的定位做了相应的改变,我们不再是中国最大的生活圈媒体群,而是要去做中国最大的digital media group,中国最大的数字化媒体集团,那么作为数字化媒体集团分众,因为数字化户外媒体那么是他他已经是中国最大的数字化户外媒体,这时候我没有钱进internet广告邀请。江南春:那些年,分众传媒也曾迷失方向

手机广告甚至前进的dtv数字化电视的广告往这些方向去,那时候在瞬间赢得了市场的追捧,所以在2007年这个年末的时候分钟就一义举就去了八十几美金,从当时大概25倍涨到了40倍,从资本市场最初的反应角度来说,中的这种定位的转变。江南春:那些年,分众传媒也曾迷失方向

获得资本市场的看法,取得了非常好的回报,但正是因为我们去去为了适应资本市场的风险去走的时候,那我觉得忘记了我们自己吃的是什么,我觉得这个这一点对分众日后后来很多收购兼并的过程中拿了很多箱,互联网的营销公司也好,互联网的手机广告公司也好,最后呢。江南春:那些年,分众传媒也曾迷失方向

都是在这种泰人力资源型的公司,在后后期都是盈利能力不佳,最后呢都是,而且很多公司到了三年guarantee利润结束之后呢,都会自己出去,在开创业公司跟公司竞争,在这种情况之下,所以分钟后来的很多是收购兼并都很失败,每个公司都有他自己擅长的东西,有自己独特的DNA。江南春:那些年,分众传媒也曾迷失方向

我觉得要做好自己,而不是跟着资本市场的方向走,我觉得把自己的优点,把自己的优势,把自己的基因的长处发挥到极致,就会在自己的领域开创出一片天地,我就跟着资本市场的方向走,不顾自己的DNA是非常好。江南春:那些年,分众传媒也曾迷失方向

全媒体做透做强,同样分钟在2015年年底回到A股市场的时候,同样获得了1500亿的市值,所以我觉得做自己更重要,而不能跟着资本市场的方向走,感谢姜总毫无保留的和我们复盘分众10多年发展中最惨痛的教训,这也算是自揭伤疤了,但是对我们的各位听友真的很有价值,因为可以让我们吸取。

教训少走弯路,各位企业家千万不要因为资本市场或者媒体炒作的一些概念和风口就盲目找概念,或者呢通过并购去扩大规模讲故事,这可能都会带来沉重的损失,所以我们也希望总裁5分钟可以经常提醒大家少犯错误,那么在明天的节目中呢,我们邀请到嘉御基金创始合伙人卫哲先生。 他也是前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总裁兼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总裁,更早之前呢,还担任过著名的建材超市,百安居中国区总裁,我们希望卫哲先生来分享中小企业可以从阿里学习到什么,明天我们不见不散。

热门文章